咚了个咚

来的时候天空还是灰蒙蒙的,忽明忽暗的身影,让我的视线停留

明天没有夏至

这个夏天,炙热的气息横扫江宁的整个世界,把他逼到了死角。然后在没有防备的时候补了最后一刀。double kill, 他想:对方一定又在大杀特杀了吧。而这次换了自己成了别人的脚下亡魂并且被收走。


再次从泉水里苏醒是在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。烈日依旧高挂空中,仿佛非常享受一般轻松写意,它并不知道此刻诅咒在生效。融化的液体顺着血管流淌,刺破的伤口在悄悄愈合。在用完最后一颗吃树后,他只能绝望地倚靠着防御塔,看着敌人慢慢包围过来,鱼人挥舞着三叉戟,仿佛在说:“交枪不杀”,女王大人笑呵呵地挥动着翅膀,已然把他当成了一个死人。还有他的死对头,BH那猥琐的样子让他感到恶心。

望着天上的太阳,他的动作变得缓慢起来:终于又要结束了吧,只是,多想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啊,还有那天傍晚的那个夕阳和可爱的人留下的背影。

此时此刻,这些回忆仿佛有着无穷魔力般占领了他的大脑,眼前已经没有了敌人的身影,只有师傅严厉的教诲仍然历历在目:永远不要让敌人近身,如果让他们看到你,或者说你正面看到了他们,这时候,你已经死了。不要心存任何侥幸。

曾经被追着跑了无数个山头,游过无数条河流,膝盖被刺破也只能咬牙,没有力气了也会倔强着硬撑知道最后一口气。他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。

每当别人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的鼻子说:有种正面一战!他总是呵呵一笑:没空陪你。

只是现在,他不想逃避了,他决定直面敌人,哪怕这是这辈子做的最后一个决定。瞄准,射击,上子弹,再瞄准,射击... 当敌人将他彻底包围,他的脸上却一脸平静,上面写着:绝不投降。

直到最后一滴血流尽,他仰望着天,好蓝。

评论
© 咚了个咚 | Powered by LOFTER